快捷搜索:  as

六次降准后降息预期再起

人工智能朗读:

央行最新公布的2月份金融数据显示,新增人民币贷款和社融不及预期。此前央行已经多次降准,业内认为,央行有可能通过降息来刺激降低融资成本,2019年可能会更倚重降息而非降准。

央行最新公布的2月份金融数据显示,新增人民币贷款和社融不及预期。此前央行已经多次降准,业内认为,央行有可能通过降息来刺激降低融资成本,2019年可能会更倚重降息而非降准。如果3月份国内经济指标仍较弱,而美联储未加息,那么最快4月份可以看到降息。

实际利率有下降空间

从央行公布的数据来看,2月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%;人民币贷款增加8858亿元,同比多增465亿元;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7030亿元。新增人民币贷款与社融均显着低于预期。与过去10%以上的增速来说,今年2月份M2和社融增速仍然处于历史低位。不过在1月份,M2和社融均创了天量,市场的资金供应是非常充裕的。但是2月份却急转变,不仅相比1月份大降,而且还低于预期。

国泰君安证券固收分析师覃汉认为,2018年下半年至今,宽信用政策频出,但在有效信贷需求不足的情况下,宽信用进程一波三折。有必要给予货币政策更大的空间,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降低社会融资成本。实际利率水平下行效果初显,但还不够。无论是以贷款利率还是以包含债券、信贷和表外的全社会融资成本作为测度,实际利率水平均有进一步下降必要和空间。

央行行长易纲近日表示,稳健的货币政策是非常丰富的内容取向,稳健不提中性更简洁,但稳健货币政策内涵没有变。主要体现在货币政策要有逆周期调节,同时在总量上保持松紧适度,即M2和社融增速大体与名义GDP增速保持一致。金融是为经济服务,今年货币政策的松紧主要取决于经济增长压力的大小。

今年更倚重降息而非降准?

2018年以来央行进行了6次降准,目前法定准备金率是11%左右,而发达国家的法定准备金率都是个位数。不过,易纲表示“通过准备金率下调,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,应该说还有一定的空间,但是这个空间比起前几年已经小多了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降息预期再起,上周三债券行情启动,10年国开利率下行幅度在5基点左右;周四债市做多情绪依旧较强。国泰君安证券固收分析师覃汉指出,在新的增量利好刺激下,此轮利率下行的想象空间可以更大一些。在货币政策宽松进程加快的情况下,长端利率有望突破本轮牛市前低,即10年国债利率有望跌破3.0%至2.8-2.9%一线。

国内某大型商业银行分析师郭强指出,降准属于数量调节,降息属于价格调节。正常情况下,通过加大货币供给会导致市场利率下行,进而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。但目前,在银行等金融机构风险偏好普遍较低的情况下,数量调节工具并不能提升银行的风险偏好,自然不能解决风险溢价较高的问题,反而会导致资金在金融体系的空转和资产价格的上涨。但若通过价格调节工具直接降低无风险利率,整个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就会“水降船低”。同时,在全球主要央行开始再度放松氛围下,中国央行显然有更大的降息操作空间。整体从易纲行长的讲话来看,2019年可能会更倚重降息而非降准。

中信建投策略分析师张玉龙认为,在融资需求不足,信用供给能力逐步恢复的过程中,央行大概率会选择降息来刺激降低融资成本。从降息方式上来看,对称降息是最优选择。对称降息能够同时降低存款和贷款的利率,一方面能够降低贷款利率,降低融资成本,更重要的是能够降低票据套利的空间。从降息的条件来看,2月中国的CPI和PPI仍然处于回落的过程中,美国非农数据大幅不及预期。物价下行和美国加息预期下降为降息提供了空间。从降息的时间点来看,我们预期近期是不错的时间窗口。

[责任编辑:江书剑]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